“最好的壞選擇”:敘利亞庫爾德人為政權回歸做好準備

科研信息網 劉洋 2019-11-02 10:46:15
瀏覽

  在敘利亞陷入困境的庫爾德少數民族的事實上的首都卡米什利,未來看上去不確定,市場上的購物者說他們已經沒有很好的選擇了。

  擁有阿拉伯文學學位的35歲店主薩阿德·穆罕默德(Saad Mohammad)說:“最讓我害怕的是,沒有什么是明確的。沒有人知道這個地區的發展方向。”

  自2011年以來,敘利亞庫爾德人在很大程度上沒有卷入敘利亞內戰,但在敘利亞近三分之一的領土上建立了自己的機構。此前,敘利亞政權重新部署部隊,與其他地方的反政府武裝和圣戰分子作戰。

  結果是土耳其本月早些時候發動的襲擊迫使他們尋求政權的保護,破壞了他們對持久自治的夢想。

  上周達成的一項復雜的俄土停火協議讓卡米什利的庫爾德人對他們的未來感到不確定。

  “政權會回歸嗎?俄羅斯人和土耳其人會部署嗎?還是美國人會回來?”他在城里的服裝店說。

  “我一點也不明白。”

  對于默罕默德和數百萬人來說,敘利亞東北部庫爾德人控制的地區的生活在最近幾周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里居住著200多萬人口。

  美軍從敘利亞北部邊境撤出,被廣泛視為對華盛頓昔日庫爾德盟友的背叛。

  穆罕默德說:“美國的撤軍對我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它讓人們感到擔憂。”

  Delil Souleiman卡米什利自2012年以來一直處于政權控制之下,當時大馬士革撤出了其部隊,以對抗其他地方的叛軍和圣戰分子。這次撤軍使安卡拉在長達數周的越界入侵后,能夠在邊境沿線占領120公里。

  這也為敘利亞東北部八年來首次大規模部署政權部隊創造了條件。

  政權回歸

  三周前,卡米什利的商店被關閉,人們躲在自己的房子里,因為土耳其開始襲擊邊境附近的地區。

  自從土耳其上周與俄羅斯達成協議停止進攻以來,該市的主要市場已經恢復了一些平常的喧囂。交通開始好轉,商店又開張了。

  顧客源源不斷地巡視食品攤檔,品嘗擺在貨架上的堅果,商人們則站在商店外,邀請顧客進入。

  但在距市場幾十米遠的地方,敘利亞國旗在風中飄揚,靠近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肖像。

  土耳其和俄羅斯的協議剝奪了庫爾德軍隊的一些主要城鎮和城市,政權部隊承擔著確保庫爾德人撤離邊境的任務。

  Delil Souleiman美國從敘利亞北部撤軍引發了一系列事件,使卡米什利居民陷入不確定性。穆罕默德說:“與生活在土耳其軍隊的統治之下相比,重返政權是一個更糟糕的選擇。”

  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軍隊在2018年占領了庫爾德人占多數的城市阿夫林(Afrin),掠奪了商店和房屋。

  但穆罕默德說,如果卡扎菲政權的軍隊部署在卡米什利,他仍然會離開,因為他也不信任他們。

  他說,出于同樣的原因,他的許多朋友已經在伊拉克的庫爾德自治區尋求庇護。

  2012年,敘利亞政權部隊開始逐步撤出庫爾德控制的敘利亞東北部地區,在哈塞克和卡米什利等主要城市保持象征性存在。

  Delil Souleiman上周達成一項復雜的俄土停火協議使卡米什利的庫爾德人不確定他們的未來。他們最近返回該地區,庫爾德官員說,這完全是出于軍事目的,不會影響他們的機構的地位,但也引起了居民的焦慮。

  “我害怕”

  盡管擁有法律學位,但在珠寶店工作的Hossam Ismail說,他指望的是庫爾德政府,而不是國際社會來控制大馬士革。

  他說:“我是因為強制征兵而被通緝的,所以,我當然害怕。”

  “但我相信,庫爾德政府會找到解決辦法和妥協,阻止該政權重新回到戰前的狀態。”

  37歲的Jano Shaker同意。

  他說:“我不認為朝鮮政權能夠以同樣的傲慢態度回歸。”

  “今天,在2019年,庫爾德問題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2014年,這名記者逃離了大馬士革地區,在那里他參加了反政權示威活動。他定居在卡米什利,遠離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軍隊。

  “政權的回歸對像我這樣的人構成了威脅,他們在庫爾德政府控制的地區獲得了一定的自由,”Shaker在他位于卡米什利的家中告訴法新社。

  但他補充說,即使政權部隊返回,他也會留在卡米什利。

  “在這種情況下,我怎么能離開我的人民呢?”